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卢米埃尔工厂

加书亚的电影随笔

 
 
 

日志

 
 
关于我

微博:http://weibo.com/u/1768731334

网易考拉推荐
 
 

《十月围城》:商业模式中的革命理念  

2009-12-20 10:52:04|  分类: 电影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前,衢云兄跟我在此讨论何谓革命,当时我说,革命,就是为了四万万同胞人人有恒业,不啼饥,不号寒。十年过去了,与我志同者相继牺牲,我从他乡漂泊重临,革命二字于我而言,不可同日而语。今日再道何谓革命,我会说: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经文明之痛苦。而这痛苦,就是革命!”

《十月围城》中,孙中山先生的这句话数次响起,成为收缩全部剧情和情感的关节点。如果说,模式化的商业大片需要一个能获得最大范围观众认同的价值情感作为主题,那么本片中,这个主题就由这一革命理念所承担。革命,为所有的行动提供了动力,也论证了所有牺牲的合理性。革命理念本身就为电影带来了一种厚重的历史感和强烈的时间意识。

与当前大量商业片甚至历史剧对历史出奇的冷漠不同,《十月围城》至少作出了处理历史的尝试,将一种时间意识注入到了事件和行动之中。电影剧情其实很简单:20世纪初,孙中山来到香港与各省的地下党举行秘密会议筹划革命,满清政府派来杀手刺杀,而一群市井之徒则义务保护孙中山,以鲜血铺就了革命之路。围绕这一中心事件,电影在前70分钟文戏部分蔓延了许多枝节,分别交代这群市井义士的身份背景:为情所困的乞丐、妻子改嫁的赌徒、还俗的义僧、为报主恩的小厮、追从亡父的孤女、还有那“一闭上眼,就看到中国的明天”的少年。如果说,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出于各自不同的动机参与到这次保卫行动中来,并非真正的革命者的话,他们却都代表了一种通过革命得到宣泄和净化,使生命得到升华的愿望。他们都具有一个革命前的残破的、凋零的生命,他们本能地渴望着毁灭和重生,而保卫孙中山这一革命行动恰好满足了他们的愿望。于是,《十月围城》中高调表现的革命就不单单意味着痛苦和牺牲,而是一个崭新的时间的开始。“我们的时间到了”,正如电影中某个人物说的那样。电影中的所有事件都紧紧团结在革命主题周围,处于一种“革命时间”之中。孙中山的香港之行,围绕香港之行的刺杀和保卫,都被置于一个新旧时间交替的临界点上,浓缩成历史进程中的一个巨大的颗粒呈现在观众面前。

时间意识不仅紧扣着电影的革命主题,而且成为电影情感张力和叙事节奏的关键因素。电影前半部分的文戏讲了孙中山到香港前四天正反两派的准备工作,在叙事过程中,导演有意让每一天都成为单独的一天,交待这一天发生的大小事件,最后让画面定格在最主要几个人物的脸部特写上,并在凝重的音乐中打上字幕“孙文赴港前四天”、“孙文赴港前三天”……这种对时间的放大有效地延拓了观众的情感,使电影高潮部分观众情感爆发得更为猛烈。电影后半段持续60分钟左右的武戏也未放松对时间的处理,刺杀一方和保卫一方的角逐就表现为对时间的争夺。摄影机一次次对准了挂钟、怀表,不断地暗示人物的行动和时间的关系。如果说电影前半段的时间就像一张弥散的网,那么后半段这张网就紧紧地收缩了起来,人物的行动就像这张网中跳跃的鱼一样,你想让它停它也停不下来。这种前松后紧的时间节奏配合着电影的历史革命主题,确实赋予了电影波澜壮阔的史诗之感。在当前一大堆商业烂片中,《十月围城》无疑是观影回报最高的电影。

如果说《十月围城》有什么遗憾的话,这种遗憾或许来自它表现的革命理念本身。就像好莱坞主流商业电影总是将主题固置在民主、和平、家庭等普世的价值理念之上,以求被最广大范围的观众接受一样,《十月围城》作为面向华语观众打造的商业大片,也需要找到类似的价值理念。奇怪的是,陈可辛和导演陈德森的“革命理念”一半借自格瓦拉式的革命理想主义,一半则延续了《红岩》式的红色革命小说的路线,在这种“革命理念”中,革命被高度理想化(新的时间的开始),革命人物被高度概念化、符号化(就像本片中的孙中山一样)。尽管,中国中年以上的观众都是在这样的革命教育下长大的,但中国的主流知识界早已“告别革命”很多年了,就算普通民众对革命恐怕也是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陈可辛和陈德森如果不是低估了中国主流观众的革命理解的话,估计也是对中国当前主流价值理念有所隔阂吧!

此外,作为一部向好莱坞主流商业片看齐的华语大片,《十月围城》显得模式化过重而创新不足。电影首先找到了它引为主题的革命理念,然后在主题模式下组织人物和剧情,主题设定了革命需要流血牺牲,于是观众看到除了革命者以外的市井义士按照这一主题模式全部挨个死去。对于熟悉这一模式的观众来说,情感或许跟随模式到达了高潮,但整部电影却没有一个意外和惊喜,似乎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善于怀疑的观众或许会想,革命需要流血牺牲,但让所有这些人都悲惨的死去,或许太不“人性”了一点吧!革命或许就未必那么正当。主题理念的僵化带来剧情模式的僵化,这对观众情感来说是一个干扰因素。

现在人们都已习惯了对电影采取“双重标准”:既然是商业片就不要谈什么艺术性。《十月围城》作为一部商业片,在布景、表演、导演等方面都表现了十足的诚意,它也力求在某种电影模式内部做到最好,比如它在革命主题—时间意识—情感节奏这三者之间的融合方面。但是即便一部以商业的名义拍的电影要想成为一部“好电影”难道就不需要一定的创新?一个好的创意、一个意外的惊喜往往能点亮整部电影,《十月围城》所缺乏的就是这一点创新和惊喜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