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卢米埃尔工厂

加书亚的电影随笔

 
 
 

日志

 
 
关于我

微博:http://weibo.com/u/1768731334

网易考拉推荐
 
 

《黑天鹅》:人性分裂与艺术疯狂  

2011-02-18 19:41: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加书亚

达伦·阿诺夫斯基的《黑天鹅》是一部极易引起人的阐释欲望的电影。一个情节上极为简单甚至模式化的故事,背后却契合着西方文化中的许多原型,同时指向着非常丰富的意义层面。

黑天鹅

在直接的意义上,《黑天鹅》是关于艺术与疯狂的古老故事的一个现代版本。艺术不仅是对人类的馈赠,也是无意间施加的一种诅咒。为了追求完美的艺术理想,艺术家迷失自我甚至走向疯狂的例子屡见不鲜。从古老的希腊神谕,到梵高、高更这两位近代著名的艺术殉道者,《黑天鹅》中的妮娜再现了艺术史中的这些古老原型。而在现代电影中,与《黑天鹅》构成影响和互文关系的,则是好莱坞1948年的经典《红菱艳》——戏里一个嗜舞如命的小女孩穿上一双红舞鞋后狂舞不止最后香消玉殒;戏外则是扮演女孩的演员不得不在艺术和爱情之间作出抉择,最后被迫自杀的疯狂结局。

西谚有云,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将人性一分为二是一种典型的二元化认知方式。宗教时代宣扬要让人的神性战胜人性,近代人们认识到无论天使还是魔鬼,都是隐藏在人性中的一体两面,重要的是使其保持平衡。在《黑天鹅》中,艺术的疯狂正是通过人性这两方面的失衡体现的。在电影开始时,妮娜的人性只有天使那一面表现出来,她敏感、脆弱、易受伤害,纯洁得如同一个孩子,在母亲的监护下处于长不大的童年之中;跳舞时拘谨、克制,依赖技巧,是天然的白天鹅人选。为了饰演黑天鹅,她不得不把自己本能中另一面激发出来——在电影中这另一面很大程度上是通过性与诱惑体现出来的——并使两方面同样强大。为了同时饰演黑、白天鹅,她不得不既是孩子,又是成年人;既是贞女,又是荡妇;既小心克制,又大胆放纵。妮娜太脆弱了,人性这两方面的巨大张力很快就把她撕扯碎了,她疯了;而艺术却取得了空前的成功。

《黑天鹅》中重要且极易获得阐释的意义至少还有以下几方面。它探讨了性与邪恶的关系,身体的欲望与道德堕落的关系。为了饰演黑天鹅,妮娜不得不将自己的情感和身体体验推向某个未知的领域,这个领域的大门就是性。在导演的诱导(“回去抚摸你自己”)和同行维罗妮卡的引诱下,妮娜最终跨过了这扇大门。在终于可以胜任黑天鹅的角色之后,她也变得可以为艺术不择手段,可以行凶杀人。在性与堕落的关系上,《黑天鹅》再现的是从伊甸园到该隐这一段圣经故事的原型。另外,《黑天鹅》还可以很容易地被解读为一个职业女性在现代社会中要获得事业上的成功不得不作出的牺牲和付出的代价;从女性主义的角度,还可以解读为一名女性如何战胜母权(妮娜的母亲)获取人格独立,最终获取主动权的故事。

黑天鹅

一部电影经得起多种层面的阐释无疑是件好事,但也隐藏着某种危险。在把无数种观念、原型和模式植入故事的同时,电影也可能因“理念味”过重而缺乏艺术的鲜活感性力。而达伦·阿诺夫斯基又是一位颇爱在电影中探讨理念,甚至是形而上学理念的导演(比如他在《珍爱源泉》中对宇宙起源和生命归宿的想象),这种危险就更为明显。好在《黑天鹅》不仅不闷,甚至还很扣人心弦,在对观众的感官刺激方面,还颇有好莱坞类型片的架势。

像达伦的许多片子一样,《黑天鹅》是一部完全以某个人物为中心的电影。这种电影并不着眼于人物的外在经历或参与的情节过程,而注重人物心理性格的刻画和情感深度的探索。《黑天鹅》中的妮娜无疑具有一种相当复杂的心理,她的性格被迫走向分裂,在这个过程中她的情感和欲望都遭到了非常规化的扭曲。这一切,无疑为观众的观影体验提供了某种快感(当然也包括惧怕或者厌恶排斥),提供了某种打破日常生活规范的体验。表现极端状态下人物的极端心理和情感,正是阿诺夫斯基的拿手好戏。《黑天鹅》中的娜塔莉·波特曼,本质上接近于《摔跤王》中的米基·洛克,也接近于《疯狂密码》中的天才数学家,他们的疯狂都是一种职业性的疯狂,是不同职业病的相同极端表现。他们都打破了正常的职业伦理,因而遭到了难以想象的惩罚,也触及了人们闻所未闻的职业边界。而这一切,正是观众乐于电影为他们提供的,即便撇开对电影的意义阐释,这种职业疯狂都可以成为观众奇异的快感来源。

有人说,《黑天鹅》是一部由娜塔莉·波特曼的表演支撑起来的电影,这话并不言过其实。以人物为中心的电影本来就可以说成是以演员的表演为中心的电影。这里要赞叹的是导演对演员特质拿捏的精准和对其潜力挖掘的成功。一部《摔跤王》,让冷冻多年的米基·洛克重新解冻了,人们惊奇的发现,作为一名演员,米基·洛克仍旧可以那么新鲜。《黑天鹅》中的娜塔莉·波特曼,前所未有的敏感、柔弱,既像当年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孩,又有着成年女人的外表。她每迈动一下舞步,不是将自己舒展在观众面前,而是更为小心翼翼地把她封闭在自己的身体里,时刻等待着被动地对外界环境作出回应,随时担心自己受到侵犯,其情状一如《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的斯嘉丽·约翰逊。但是,这部电影最理想的表演状态是让波特曼“黑天鹅”的那一面与她原先的本性平分秋色,这样冲突才会更为剧烈。但在实际电影中,“黑天鹅”那一面要逊色不少,在电影中的芭蕾舞桥段中,黑天鹅的舞蹈也更多的诉诸于化妆和服装。可以说,电影主题上人性分裂对艺术的局限,某种程度上也是这部电影在表演上的局限。

  评论这张
 
阅读(67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