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卢米埃尔工厂

加书亚的电影随笔

 
 
 

日志

 
 
关于我

微博:http://weibo.com/u/1768731334

网易考拉推荐
 
 

“武武武武武侠侠侠侠侠”  

2011-07-15 09:1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加书亚

 

我们这个时代消极避世和独善其身的思想是如此深入人心,以致武侠片中的英雄们都纷纷玩起了埋名隐居的游戏。如果说在传统武侠片中,大侠归隐,或为砥砺意志、韬光养晦,以图十年再报;或为功成名就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么近两年我们在影院中看到的武侠片中,主人公往往一开始就是江湖的贬黜者,他们从未取得过大侠的身份,也从没涉足过行侠仗义的英雄举动。由于身负血债,他们原本就是道德上的弱者,是需要被庇护的对象。《剑雨》中的曾静(杨紫琼)是向市井社会寻求庇护,《武侠》中的唐龙(甄子丹)是向民间的宗法社会寻求保护。这两部电影的人物和情节套路很有几分相似,它们都是从著名的美国黑帮片《暴力史》中变奏而来的。名义上是侠客,实际上是帮派分子;名义上是武侠片,实则已经黑帮化。

武侠

所谓大道不行,各安本分。或许人们本来就不需要一个时时救民于水火的英雄,历史中的“侠义”精神从未占据过什么主流;或许,类型片中的武侠本身就是一种出于商业目的的浪漫想象,从没有过真实的伦理依据。陈可辛便熟谙这一点,他的《武侠》没有在“侠”的义理上纠缠半点时间,相应地,电影中也没有一个建立在侠义基础上的江湖,传统武侠片中常见的兄弟情义、门派杀戮、奇门暗器和盖世绝学也不见了踪影。他有意另辟蹊径,想让人们对武侠片的概念耳目一新,但他所选择的途径却太过狭窄了。

所谓“微观武侠”,就是依靠特技手段,向观众展示功夫重创人体的内在生理过程;所谓“科学武侠”,就是结合中医手段向观众解释功夫致人死亡的医学原因。这两大概念虽然新奇,但却不足以改变一部电影的格局,也谈不上真正变革性的创新。就前者而言,充其量只是电影的一个噱头,当一部电影的人物剧情设计、导演的叙事和场面调度能力保持在一个很高的水准时,它能为电影带来额外的红利,但如果把它当作重心的话便有点舍本逐末的嫌疑了。就后者而言,这个概念本身就充满悖论,武侠片是一种艺术想象,武侠本身就是一种伪科学,如果导演一本正经地以科学去解释武侠,那就不仅不幽默,甚至还有点危险。

如今,许多“大片”都喜欢带一点旅游观光性质,让观众可以一边看故事,一边欣赏拍摄外景地美丽的自然风光。就《武侠》而言,电影中的旅游开始逐渐走向“立体化”,除却云南秀丽的山川,它也带领观众游览当地的民俗风情。陈可辛花费了很多时间去表现云南当地的宗法社会,不厌其烦地向观众展现宗族祭祀、题写族谱、宗族习俗和生活风情等内容,这着实赋予了当地生活某种真实的质感,也为电影带来了额外的看点。然而很快,真实性与类型片固有的虚假性之间的矛盾就显露出来,这使得电影的结尾部分显得格外的残忍。当“真实社会”中的村民们正在集会表彰唐龙对于当地的“功绩”时,类型片中的杀手却突然闯入,于是杀戮便开始了,这些受害者完全不同于传统武侠片中那些没有得到任何表现的牺牲品,他们的死会刺痛观众。原本是英雄的主人公实际上没有给当地社会带来任何好处,反而带来了灾难,《武侠》的导演却仿佛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当甄子丹亮明真身的那一刻,电影给了一个大仰拍,俨然一名英雄的出场。之后的打斗动作又酷又炫,伴随着激动人心的音乐和酣畅淋漓的节奏。想到那几位为他而死的村民,观众不禁要问,有必要拍得这么好看吗?

武侠

华语片弱在编剧,《武侠》再次印证了这一点。看电影最心痛之处莫过于美轮美奂的美术设计和华丽的场面调度背后却让一个很烂的故事给糟蹋了。《武侠》的情节设计游离在三个不同的中心之间,三者都想兼顾,于是三者都不伦不类。一个是以唐龙为中心的杀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却最终被过去的漩涡重新吞噬的故事,但电影对唐龙这个人物的性格和心理刻画显然不够,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对唐龙的表现很大一部分分散在他与妻子阿玉(汤唯)之间的关系中去了,这是第二个中心。对阿玉这个人物的定位是最不靠谱的,这基本上是一个台词越少越好,可以从略的角色,但电影很显然出于演员的考虑硬塞入了一段半生不熟的感情。这样做坏处很大,严重分散了观众注意力,当我在影院听到邻座窃窃私语刘金喜(即唐龙)和阿玉可能合伙谋杀后者的前夫时便更坚信这一点。金城武饰演的捕快徐百九探案的线索是电影的第三个中心。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徐百九是电影刻画最着力的人物,捕快的身份,道德上的洁癖、司法上的偏执以及江湖郎中般神神叨叨的外表着实使这个人物有几分可爱和不同寻常。然而,片中表现他与唐龙猫捉老鼠那一段的剧情委实拖得太长了,本身就不是什么高明的骗术,探案过程也不复杂,却偏偏低估观众智商,卖关子卖到这种程度就有点让人讨厌了。除了中心过多之外,《武侠》中编剧的小漏洞也不少,有时候人物之间的关系仿佛不是以常识为根据的。当徐百九有一次为试探唐龙使其摔入江中险些丧生之后,两人的关系以及村民对徐百九的态度似乎没有任何变化,这多少有点说不过去。而片尾处让大反派“教主”活生生遭雷劈死的剧情则完全流于草率。

武侠

整部《武侠》,最不拖泥带水的人物是王羽的“教主”和惠英红的“十三娘”,这两位活脱脱就是从类型武侠片中杀出来的。在他们身上,残暴就只是残暴,心痛是真的心痛,杀得痛快淋漓,死得干干脆脆。基于两位演员的职业精神和我对老式香港武侠片的热爱,这里向他们表示致敬!

  评论这张
 
阅读(5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